当前位置:首页 > 推动中国经济关键词:提质、增效、升级

推动中国经济关键词:提质、增效、升级

2015-12-02       字号:    

(原题:关键是推动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在速度、结构、动力上呈现新特征,其根源就在于社会总供给和总需求两个方面的约束条件都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和我国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国经济增长动能转换正处在接续关键期,积极因素和新兴力量正在成长,必须凝心聚力加快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着力提升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努力突破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面临的约束,实现经济发展水平的历史性跨越。

■实现经济稳增长与调结构之间的平衡,关键是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不断创新宏观调控思路和方式,以释放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以激发发展动力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从长期来看,应紧紧围绕国民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问题,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发展方式转变,努力保持稳增长与调结构间的平衡,实现可持续增长。

近年,中国经济增速从高位回落,并面临着较大下行压力。针对这一新情况,党中央作出了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战略判断,系统阐述了这一阶段的趋势性变化。表面看来,进入新常态是经济增长速度的下移,但本质则是经济结构的升级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新的增长动力系统的构建。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阶段。在规模上,2014年我国GDP总量已逾63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是改革开放初期的26倍,按汇率法折算达9万多亿美元,占全球GDP比重12%以上。自2010年起,我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人均水平上,按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我国在改革开放初期是典型的低收入国家,自1998年达到下中等收入水平后,2010年进入上中等收入水平。2014年末,我国人均GDP达到5万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是改革开放初期的19倍,按汇率法折算超过7000美元,进入当代世界上中等收入阶段。在经济结构上,第一产业产值比重从20%以上降至9%左右,就业比重从70%降至约30%,工业化进入中后期阶段;第三产业产值比重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3.9%上升至48.2%,自2013年起比重超过第二产业;城市化率从初期20%以下提高至54%左右,超过了当今世界52%的平均水平。

但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我国发展的基本条件也发生了深刻变化,面临着转型发展的新挑战。从总供给方面看,国民经济生产成本逐年攀升,经济增长的主要竞争力发生了巨大变化,要素成本低的优势正在消失。近年来,我国劳动力工资及福利水平、环境保护与利用的投入规模、技术进步由模仿为主转向自主创新为主过程中的学习成本等持续上升,对加快经济发展方式向主要依靠效率提升转变提出了迫切要求。否则,主要依靠大规模的要素投入推动发展,在短期会加剧经济失衡局面,长期将导致我国国际竞争实力下降,经济成长将难以持续。从总需求方面看,一方面由于人力资本积累长期滞后于经济增长,进而自主创新动力不足,导致大量资本很难找到有效的投资机会,形成投资需求增长乏力;另一方面由于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不合理,居民消费比重和水平长期较低,导致消费需求增长疲软。总需求的这种变化反映在国民经济运行上则表现为增长动力不足。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在速度、结构、动力上呈现新特征,其根源就在于社会总供给和总需求两个方面的约束条件都发生了深刻变化。

与此同时,我国经济结构性调整与世界经济周期性变动出现叠加,经济增速的放缓成为客观趋势。一是由于技术创新引领作用不强,产业结构升级空间受限,导致企业投资需求不足,特别是在去产能任务艰巨的情况下,企业投资扩张的需求将会受到多种因素的限制,虽然依靠政府投资,可以在短期内拉动增长的高速度,但从长期看是不可持续的。二是由于经济增速减缓,使得劳动者报酬增长放慢,加之居民收入差距的缩小尚需待以时日,国内需求的扩张很难快速提升。自2010年以来,我国消费支出的实际增速持续下降,社会消费总额增长率从2010年的18.4%下降到2013年的13.1%,2014年进一步降至13%以下。三是由于国民经济在生产成本全面上升的同时效率提升不足,难以充分消化并抵消成本上升对增长的抑制作用。再加上世界经济复苏迟缓,且在复苏过程中美国、日本、欧盟间结构性差异明显,对我国经济构成了极大的不确定影响,成为我国经济下行的外部动因。因此,对于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来说,在提高经济效率上狠下功夫,就成为持续健康增长的前提与条件。

尽管中国经济实现高效增长必须攻克上述难题,但也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从农业现代化水平看,按目前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的变化速度,到2020年我国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将由2011年的36%降至18%左右,虽然与70个高收入国家10%的平均水平仍有差距,但与其达到高收入水平临界点时的比重很接近;从工业化目标实现程度看,与当代国际标准工业化国家水平相比,现阶段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按目前发展状况和趋势,到2020年全国总体上基本实现工业化是可以预期的;从城镇化进程看,在工业化推动下我国城镇化进入了加速期,到2020年城镇化率达到高收入国家平均70%的水平是完全可能的;从现代服务业发展看,在经济发展信息化水平不断提升情况下,信息化与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加速融合,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现代服务业将得到长足发展。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 2016-09-19